給籽信的信

3月16日晚,當我和你媽媽慶祝結婚六週年,和你一起吃了一頓豐富的晚餐,但誰也沒想到一個像火一般的試煉會臨到我們一家。

翌日黃昏你開始低燒,過了一天見你面部開始不尋常,一邊面像中風面癱,我們已急忙帶你見家庭醫生,但找不著原因,已來不及看兒科,你半夜高燒和嘔,我們送你入聯合醫院的急症,抱著你發抖的身軀,高燒的你,一直等了三小時,沒有醫生。。。

到了清晨,我們轉到浸會醫院,留院觀察,然而仍找不到你高燒和面癱的原因,我和你媽媽,公公婆婆一直擔心,過了兩天,輾轉為你安排了照大腦的磁力共振,醫生們驚發現你右腦內有三厘米大的膿瘡,兒科醫生還跟我們說,有可能係心臟問題,引致細菌上腦,要我們盡快選一間政府醫院做開腦手術。

那一刻,我和你媽媽情緒近乎崩潰,我還記得和兒科醫生傾談及安排你轉院時,你公公婆婆幫忙抱著你,你媽媽執拾行裝。有一刻,我坐在走廊,流著眼淚,電話和你爺爺說你情況,你爺爺安慰我說,不用擔心,不要亂,一定會無事。教會的弟兄姊妹亦紛紛在群組說為你祈禱,你為了接受抽血和磁力共振的檢查,已經差不多一整天沒有飲食和飲水,現要安排做手術,更不能飲食,見你柔弱無力的身軀,伏在公公婆婆的肩膀上,那一刻我不敢抱你,我內心十分難過,我怕會隨時失去你…

黃昏時份到了瑪麗醫院,再度幫你抽血,你已哭不成聲,你累得伏在媽媽的肩膀,你媽媽跟我說,想三人在手術前拍一張照,我回應好,因為我們心中有數,會否是我們最後一張合照?我不敢說出口。我還記得,你媽媽抱著你和麻醉科醫生傾談,我走到外面,跟你大伯和伯娘,及教會弟兄姊妹講你情況,我已忍不住哭出來。腦外科醫生剛出來,跟我說,不用擔心,會有信心完成這個開腦手術,抽走膿瘡,日後六週用抗生素去消滅膿瘡的菌。

手術時間到了,醫護人員推你出房,預備到手術室,你躺在床,大哭,我和你媽媽握著你手,走廊那時已經有數十位弟兄姊妹和傳道人,是我和你媽媽無想過,有些姊妹都流著淚。其實,我們都很怕會失去你…

在手術室麻醉時,你媽媽陪你入內,看著你麻醉,你媽媽出來話見你用最後一口氣,想撐起身逃跑,但麻醉藥一到,你已昏迷了。我們坐在手術室外祈禱,傾談。弟兄姊妹輪流來陪我們,有部份和我們一起等到你手術完成,我好希望你知道無數的人在背後為你祈禱和打氣,縱然你生命經歷這個苦難,但仍有無數人為你送上祝福。

3小時過去,凌晨一時多,手術完成後,醫生和我們說手術順利,我們聽到你喊聲,醫生說抽出來既膿會運到微生物科醫生那裡種菌。我們見你插著喉,推進嬰幼兒深切治療部,我和你媽媽心碎不已。之後探訪你,見你手術後的眼腫面腫,我差不多每次探完你,我離開後都不禁流淚,因為我一直不知可以做些甚麼?如果可以,我問過天父無數次,我可以替代你受這一切的苦和檢查及治療嗎?四天後,你由嬰幼兒深切治療部轉到兒科外科病房,我和你媽媽便開始輪流在醫院過夜,照顧你的旅程。

我記得留院首三週,你除了要用插在心口的導管打抗生素及每週抽血,還有不同專科替你檢查,我們的心情往往七上八落,一方面希望找到成因可以對症下藥,一方面怕發現你身體會有其他更長手尾的問題。我還記得有一晚,你突然又發燒,腦外科醫生建議你即晚再照腦掃描,我內心不禁一沉,感恩結果無異。

轉到隔離病房,再轉到普通兒科,見證你情況愈來愈穩定。在隔離病房,手術後你第一次可以再坐起來,也開始嘗試扶著站在病床,往後更開始落床走走,我們開始感覺你漸回復狀態。在兒科病房,儘管你心口仍插著導管,你已經可以四周走動,往後你頭部拆線,可以開始洗頭。你愈來愈和護士們混熟,大家都很喜歡你。因為長期貼膠布於你心口導管,你皮膚敏感得嚴重,醫生、姑娘都想盡方法幫你,我們覺得你身邊真的有很多人愛護你。

我和你媽媽輪流44天在醫院照顧你時,已經不分日夜,有時也不知那天是星期幾。但一天見你一天活躍,我們心情也相對輕省。最後要做的檢查均完成,查不出你腦膿瘡成因,醫生說比查到好,因為可以當一次性感染而上腦。我們也唯有接受,但內心卻是感恩你可以平安渡過,祈禱腦膿瘡不會有第二次。縱然你頭右邊有一度疤痕,醫生說不會再生頭髮,心口有導管的傷口肉芽,你偶爾會指給我們看,好像你知道曾經發生過在你身上的事。

這件事的不幸,但卻感受到無數的祝福和關心,我也覺得你是一個蒙福的孩子,因為有很多愛錫你。希望你在成長的旅途上,不論遇到甚麼挫折和不開心,總記得有爸媽愛護你,甚至願意以自己生命換取你平安,有公公婆婆、舅父,爺爺、大伯、伯娘及姑媽一樣愛和關心你,有教會和很多朋友支持你。天上的父親一直保守你,雖然我不明白為何我們要經歷這一次的患難,但我知天父沒有離開過,祂和我們一同經過這段人生黑暗的日子,讓我們看見希望和曙光。

人生,最重要有信心、有愛和盼望。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 我必不致缺乏。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
他使我的靈魂甦醒, 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 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詩篇 23:1‭-‬6

愛你的父親

PhotoGrid_1553315496270PhotoGrid_1553442467766PhotoGrid_1554029276974PhotoGrid_1556723368362PhotoGrid_1557116029856

 

 

廣告

一歲半的葉綠素

轉眼間一歲半多的葉綠素,每天走走叫叫,看著從前要抱著他沖涼,今天已經坐住甚至站著,還想取花灑替自己淋水,我也感到他已經不是嬰兒了,不知不覺進入了幼童的階段,許多說話都已經聽得明,並且有好好的回應。

這個孩子是天父的禮物,縱然我們因為他,走過不少流淚或磨擦的日子,但亦因為他,帶給三個家庭的歡樂,由於沒有工人,仍然有三天在公公婆婆家過夜,由他倆代為照顧,雖心是有不捨,但每次見佢都好開心,回家更快樂,我便知道他可以感受到兩邊家庭的愛護,可以在一份愛和安全感下成長,是極為重要。

現時已經不再是天生天養的年代,隨著社會的轉變,在一個急速發展及資訊爆炸的年代,對下一代的栽培比從前己經大大不同了。對父母來說,我希望他成長可以有快樂,身心要健康強壯,能夠有好的心理質素面對壓力,更相信這些能力都是來自信仰,來自天父。

大家都會將注意力放在小朋友身上,忽略了夫婦大家的關係。我記得有位教會姊妹說,為了兒女令夫婦關係破裂,十分不值,因為有一天小朋友會長大,也有自己的世界,能夠陪伴大家終老的都是配偶對方。

每當我和太太因為安排葉綠素的事而磨擦時,這句說話都提醒了我。更重要是,學習多去想聖經的說話,令自己內心平靜,減少衝動帶來更多關係上的傷害。

葉綠素不是偶然誕生,他是天父給我們重新學習成長的功課,教我們學習做父母,教導他,陪伴他,受護他。

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箴言22:6)

五個月大的葉綠素

今天葉綠素都已經五個月多大了,我們經歷過許多高山低谷的時間。

由我在八號風球下收到電話,飛的去醫院陪產房,陪伴太太經歷陣痛分娩,見證葉綠素的出生。
到首生的三個月,我們經歷許多辛苦和喜悅的時刻….

感恩有好好的陪月員,每天超時工作,照顧太太、飯食、BB,不辭勞苦,事事為初生嬰兒的家庭設想。

當我們雙雙因為不夠休息和壓力,我們病倒時,陪月願意接BB回家代為照顧,讓我們可以有足夠休息。

在無數個不能一覺訓天光的晚上,我和太太都很疲累,特別我帶著長期痛症的身軀,使我情緒更加透支…

有新生命加入,本來是愉快開心事,但我們發現在香港,卻要面對或解決一連串現實問題。

當一個雙職家庭,當太太坐月假快將結束。往後誰來肩負照顧BB的責任?工人?公公婆婆?奶奶?若父母任何一方辭職當全職照顧者,那經濟的壓力又能否認付?特別在香港物價騰貴的環境下。

起初的計劃,太太想每天相約交收BB,由外母代為照顧,晚上接回家,但發覺根本完全不可行,除非大家住得很近。

若要請工人,也要重新規劃工人房間、預備一項新的開支及適應多一位陌生人在家。

最後太太轉回半職,一週工作三天。而外母建議,大家輪流照顧BB三至四天,讓大家都有得休息,在我們返工的日子,便接BB上他們家過夜代為照顧。

這個安排是在無辦法中的最好的辦法。

然而,初初我們也帶著愧疚,我們知道都辛苦了外父母,及至後來BB漸趨穩定,外父母照顧得無微不至,大家關係比從前密切左,這些都係無想過的。

經過了感恩開心的百日宴,感受到親友和教會弟兄姊妹的祝福。

https://photos.google.com/share/AF1QipN5cX7C5C0gwzi8IuwpEp-3wPWnCP387nO_NmXPIPFRbXRosYxfI-lbom9kmwGtmA?key=aGFEQXNNcUh1QndRdnZLcXVRd19GTFdpQkpPNnhB

當上了父母,內心百感交雜,最希望係BB能健康,開心。

作為基督徒父母,希望兒女可以信主,經歷到上帝,一生倚靠上帝。

葉綠素

很久沒有寫網誌,漸漸在生活裡遺忘左這個地方。早兩天無意看到太太在婚前寫的舊網誌,令我想返起這裡。這幾個月,我想自己和太太的焦點都放在她的新孕上。我自己無想過會做爸爸,去年她誤以為意外有孕,觸發大家再思想會否想要有一代的問題。經過半年祈禱及後到家計會檢查,很快不到一個月,去年年底便有了BB,乳名叫「葉綠素」,希望他健康快樂地成長。

誠然,我對香港這個環境的生活一向悲觀、從居住房屋、教育、醫療,眼見財團地產商和政府多年玩的遊戲,令無數的香港人終身都是為居住的問題背負上重沉的擔子,隨之而來是引伸出來的環境問題,生養下一代令許多夫婦都卻步。

就個人心態來說,我的改變,也許是這數年接觸多了小朋友,也與一兩位小朋友,如契仔契女,特別熟,重新認識他們的世界。琴老師是一位很有家庭教養質素的媽媽,有兩位小朋友,說有了孩子後,與孩子一起重新學習成長。

我童年父親對我來說,印象不算深,影響不算很大;而媽媽接近身兼父職,工作和照顧我們三兄姊弟,十分辛苦。我許許多多的性格都來自母親,如執著、認真、緊張、堅持,想掌控很多事情,也有少部份來自父親,如喜歡說笑,有時比較放輕鬆,也喜歡結交朋友。

有小組的弟兄說,上一代唔好的東西,到自己這一代辨識到時,應該要停止在這一代,不要再傳給下一代。我認同不過了!當我發現自己的缺點有部份來自父母,我不想將它們傳給「葉綠素」,我重新學習過如何做人,如何作父親,更希望將主耶穌介紹給「葉綠素」認識,成為他一生的主和牧者。

dig

「葉綠素」將於今年8月底出世,男孩子,我和太太每晚都為他祈禱,希望他有健康的身心靈,成長裡有安全感、有愛、謙虛、懂得保護自己和尊重別人,愛神愛人。

 

全家幅

我印象上沒有拍攝過一張全家幅。我出生後,父母關係已經不和。

後來他們聚少離多,無想到這一張家庭照是我人生第一張,不是和自己家人拍攝,而是與外家一起拍攝的。

太太教會團契想藉此留給家人一個美麗的回憶,也可以探訪家人。

我每週會與自己母親及家姐食飯,但特別是阿媽,感覺愈來愈遠,她本身說話不多,但自我婚後,每次探訪她,更覺她比前更沉默…

而阿哥阿嫂更加少見面,對上一次一齊食飯,都好像是半年前,然而他們食飯時也比從前少說話,我知道他們教書的工作一年比一年重,已經令他們疲憊不堪。大家會因為阿媽的緣故而圍聚一起食飯,好像已經數年來都沒有出現過。

縱使我和阿媽仍會每週相約食飯,但真正能夠一家人圍聚食飯和傾計的日子不知何故已經像不復在…

這輯在教會所拍攝的家庭照,一方面令我感恩,一方面亦令我感觸。感恩是我多了外父、外母和舅仔,他們待我如親人一般,亦令我感受到家人的溫暖。感觸是我自己和家人的關係卻比從前遠。

媽與家姐、哥嫂和我及太太,三個家庭所住都屬同一區,但距離卻較疏離。

從前未察覺家庭關係那份重要,當自己組織家庭,才學習如何維擊一個家庭關係,發現它影響人十分深遠。特別有下一代時,家庭可以是對下一代帶來祝福,也可以帶來咒詛。我希望的便是將上一代的負面和咒詛停止,將美善既存留帶到下一代。

imgp6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