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氣…..忍住…….呼氣…..

“吸氣…..忍住…….呼氣….."

在電影<香港仔>中經常出現的句白。聽說,這是導演想勉勵香港人的說話。

 

面對工作,我感覺自己現時正處於膠著的狀態。

自從去年那個長假期後,所遇上的工作際遇都叫自己有種窒息感覺。大家問我為什麼?

門面的原因,離不開
-工作量奇多
-工種似乎不對勁
-人事在搞人事
-上司溝通不了
-發覺自己在做的與自身工種背道而馳
-… … …

原因委實可以有很多,萬變不離其中。當然有很多人聽後,倒跟我說:都做了多年工作,其實處處皆是,再轉公司也會有它的問題。

我也認真想過,這是否我的性格缺憾?不想妥協,只有執著。。。

跟和自己同一工種職位的友人詳談,大家都有共同睇見。似乎,看不見出路,再做下去也只會看見一樣的問題。

曾經努力游說自己,工作是糊口,理得它是龍是虫,只是按時收工就是王道。但我就是不知為何,心的納悶身體的坐立不安始終是離不開。

我問友人,我是否有病?友人即答:當然不是。

我問老公,我是否有病?老公即答:當然不是。這是階段問題,每人都有這個樽頸位,是遲或早的問題而已。
我這個樽頸,似乎頗長,縈繞不斷。

我可以如何殺出一個屬於自己的天空?

“吸氣…..忍住…….呼氣….."

有沒有過來人可以來指點一下我迷津?

終於可以退去

早兩天的時間,終於作出期待以久的行動 – 辭職。

待在這間公司已夠七個月時間,是一個短日子。身邊很多人跟我說,以為我只做上3-4個月而已;但公司的同事,卻感覺我已做上一段長時間。

之前一直在掙扎於先辭職後搵工,還是穩陣點一路做住一路搵。不知是否上帝的憐憫(我心底倒很相信上帝是一直帶領著),只消半個月內便能找到一份新工作。最後,開心穩陣地辭工去。這個過程,順利得我要不斷的感恩再感恩。

這份讓我心力交瘁的工作,每天回來尤如四面埋伏,內憂外患。每天的工作時間,都談不上開心。好幾個晚上,站進家門便抱著老公在哭;好一段日子心悸得叫自己可怕,心緒很不寧。我發現,自己的身心靈都在煎熬著。

昨天看到一篇分享,觸動了自己。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做了甚麼呢?我來豈沒有緣故嗎?」(撒母耳記上十七29)

當大衛告訴兄長以利押,他要對抗非利士巨人歌利亞。以利押試著以壓制使大衛感到挫敗,他說「你下來做甚麼呢?在曠野的那幾隻羊,你交託了誰呢?」他其實是在說:「大衛,你永遠也成不了大事,你根本沒本事。」就在當下,大衛必須作出關鍵的決定,他要相信來自長兄的負面評估;還是要相信神放在他心中的想法?

不過事情不是這樣,大衛說「我做了甚麼呢?我來豈沒有緣故嗎?」意思是「以利押,我不在乎你對我的看法如何?我明白我是誰,我知道神放在我心中的是什麼,我要踏出去實現神對我的命定。」他這麼做了,他對戰巨人並用溪中石子解決他。充分發揮潛能的重要關鍵就是,你要讓自己處在「種子能發芽成長」的地方。

有些人擁有驚人的潛能,然而他們卻堅持與錯誤的群體混在一起,他們會成為你的阻礙。當然,你愛你的朋友,你可以為他們禱告,並試著鼓勵他們做出正面的改變,但有時你最好的方法卻是脫離負面的人,讓自己處在健康、正面、充滿信心的環境裡。不管種子裡的能量有多大。如果你不把它播種在沃土中,它就不能生根發芽。


親愛的,要處在最好的環境裏!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讀後,我想起我的工作。

“到底我是要相信這裡給我的負面評估,還是要相信神放在我心中的想法?"

“有時你最好的方法卻是脫離負面的人,讓自己處在健康、正面、充滿信心的環境裡。"

 

這裡,上上下下都瀰漫著一股負面的氛圍,上司不會給你肯定但給你比較、小人更給你利劍、真正做事的人卻是被加給十倍工作量,負能量不斷。每天,就是一種窒息的感覺。

終於,可以,退去了。

“你要讓自己處在「種子能發芽成長」的地方。 "

我會記住。

 

IMG_20140524_123104

怨氣甚濃

這陣子,和老公去了台中一趟,輕鬆開心一下之餘,也是想放空腦袋好好想下前路。

台中真是一個好地方,沒有台北的繁華,卻有股讓人輕鬆自在的氣息。老實說,旅途之中根本就是不會再去想任何關於工作的事情,所以,前路嘛?其實最後沒有想過片刻。這個旅途的點滴,下回分解。

記得放假後回到工作枱的一整日,是渾身的不自在,是百分百的感到根本自己不合適這裡。放假前的時候,自己仍有點點留戀手所建立的工作;誰想到放假後,連那丁點的感情也蒸發了。翌日,上司一席扭曲常理的話,讓我更堅決要離開這裡的決定。哭,解決不了問題;但哭,卻是讓你知道我是多麽的委屈。

我常常在想,到底是自己的能力問題,還是什麼。環觀身邊每個同事,大家都披上一份濃濃的怨氣上身,邊做邊鬧確是等閒事,壓力和工作量大得心口壓住也不是我一個人的事。

到底只是一份工作,為何要身體與心靈受罪?  或許隔離飯香的道理,我硬是認為台灣人過著的就是真正的生活。除工作以外,是可以留有空間給自己發展興趣,享受生活。於是,創作在這片地也就興旺起來。

既然心已決定了,便得勇敢跨出這一步。有天早上心情灰暗,腦海卻立時播出一首詩歌。是天父的安慰。

總要相信,上帝關了一道門之餘也總會同時開啟另一道門,並得見光。

“上帝早已預備,我不相信運氣"

沮喪

友人傳來一句 “好多事情無論如何努力都是徒勞無功的"。她在找工作的時日裡有這樣的洩氣。

Can’t agree more。

得到工作又如何? 無論如何拼命的做牛做馬也只是換來更多的不滿和批評。為何一個受薪員工的命可以來得如此低賤?

我在想,到底是我的能力不足技不如人,還是本來工作就是如此,只是自己不認命吧了?

我的職務尤如江河般長又長,只憑一雙手,我被寄望要為這公司飛黃騰達,站於三地之前。

我累了。身體也似乎在無聲抗衡。每天都壓在沉重的鬱氣下,透不到一啖屬於自己的空氣。

我是否要離席?

納悶中

每天埋首於工作案頭,每天困於那個細小空間摩打手的趕這趕那,每天面對獨力承擔的工作量,還有每天面對和應付一個吹毛求疵的上司,我有大大的納悶感。

我很想再尋回一些失落了良久的雅興。

那部孤寂的相機,早早已收藏在書房的角落。好想再帶你出去走走,吸收陽光明媚。

那些積落快夠1年的婚照,其實很想將之結集成書,輯成回憶錄。我怕腦海中的點滴已慢慢地褪去。

那堆買下一陣子的烹飪書本,我很想每道菜也來一個嘗試,其實很想認真整一頓西餐,在家有氛圍地享受一下。

看著面如死灰的臉,為了抗衡工作的煎熬,我決定了要對自己更好一點。現在的新雅興是要好好保養臉龐,不能容忍自己就這樣給工作搾乾搾盡。

感謝老公情人節送我貼心禮物,讓我重拾認真對付自己臉龐的時刻。實在,良久已沒有做過什麼了。

其實我不認為搞搞臉頰算得上什麼雅興,但在工作疲憊以外,已沒有其他精神力氣作其他的事。這個,算是每天回家後待自己好的事情。唉~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