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籽信的信

3月16日晚,當我和你媽媽慶祝結婚六週年,和你一起吃了一頓豐富的晚餐,但誰也沒想到一個像火一般的試煉會臨到我們一家。

翌日黃昏你開始低燒,過了一天見你面部開始不尋常,一邊面像中風面癱,我們已急忙帶你見家庭醫生,但找不著原因,已來不及看兒科,你半夜高燒和嘔,我們送你入聯合醫院的急症,抱著你發抖的身軀,高燒的你,一直等了三小時,沒有醫生。。。

到了清晨,我們轉到浸會醫院,留院觀察,然而仍找不到你高燒和面癱的原因,我和你媽媽,公公婆婆一直擔心,過了兩天,輾轉為你安排了照大腦的磁力共振,醫生們驚發現你右腦內有三厘米大的膿瘡,兒科醫生還跟我們說,有可能係心臟問題,引致細菌上腦,要我們盡快選一間政府醫院做開腦手術。

那一刻,我和你媽媽情緒近乎崩潰,我還記得和兒科醫生傾談及安排你轉院時,你公公婆婆幫忙抱著你,你媽媽執拾行裝。有一刻,我坐在走廊,流著眼淚,電話和你爺爺說你情況,你爺爺安慰我說,不用擔心,不要亂,一定會無事。教會的弟兄姊妹亦紛紛在群組說為你祈禱,你為了接受抽血和磁力共振的檢查,已經差不多一整天沒有飲食和飲水,現要安排做手術,更不能飲食,見你柔弱無力的身軀,伏在公公婆婆的肩膀上,那一刻我不敢抱你,我內心十分難過,我怕會隨時失去你…

黃昏時份到了瑪麗醫院,再度幫你抽血,你已哭不成聲,你累得伏在媽媽的肩膀,你媽媽跟我說,想三人在手術前拍一張照,我回應好,因為我們心中有數,會否是我們最後一張合照?我不敢說出口。我還記得,你媽媽抱著你和麻醉科醫生傾談,我走到外面,跟你大伯和伯娘,及教會弟兄姊妹講你情況,我已忍不住哭出來。腦外科醫生剛出來,跟我說,不用擔心,會有信心完成這個開腦手術,抽走膿瘡,日後六週用抗生素去消滅膿瘡的菌。

手術時間到了,醫護人員推你出房,預備到手術室,你躺在床,大哭,我和你媽媽握著你手,走廊那時已經有數十位弟兄姊妹和傳道人,是我和你媽媽無想過,有些姊妹都流著淚。其實,我們都很怕會失去你…

在手術室麻醉時,你媽媽陪你入內,看著你麻醉,你媽媽出來話見你用最後一口氣,想撐起身逃跑,但麻醉藥一到,你已昏迷了。我們坐在手術室外祈禱,傾談。弟兄姊妹輪流來陪我們,有部份和我們一起等到你手術完成,我好希望你知道無數的人在背後為你祈禱和打氣,縱然你生命經歷這個苦難,但仍有無數人為你送上祝福。

3小時過去,凌晨一時多,手術完成後,醫生和我們說手術順利,我們聽到你喊聲,醫生說抽出來既膿會運到微生物科醫生那裡種菌。我們見你插著喉,推進嬰幼兒深切治療部,我和你媽媽心碎不已。之後探訪你,見你手術後的眼腫面腫,我差不多每次探完你,我離開後都不禁流淚,因為我一直不知可以做些甚麼?如果可以,我問過天父無數次,我可以替代你受這一切的苦和檢查及治療嗎?四天後,你由嬰幼兒深切治療部轉到兒科外科病房,我和你媽媽便開始輪流在醫院過夜,照顧你的旅程。

我記得留院首三週,你除了要用插在心口的導管打抗生素及每週抽血,還有不同專科替你檢查,我們的心情往往七上八落,一方面希望找到成因可以對症下藥,一方面怕發現你身體會有其他更長手尾的問題。我還記得有一晚,你突然又發燒,腦外科醫生建議你即晚再照腦掃描,我內心不禁一沉,感恩結果無異。

轉到隔離病房,再轉到普通兒科,見證你情況愈來愈穩定。在隔離病房,手術後你第一次可以再坐起來,也開始嘗試扶著站在病床,往後更開始落床走走,我們開始感覺你漸回復狀態。在兒科病房,儘管你心口仍插著導管,你已經可以四周走動,往後你頭部拆線,可以開始洗頭。你愈來愈和護士們混熟,大家都很喜歡你。因為長期貼膠布於你心口導管,你皮膚敏感得嚴重,醫生、姑娘都想盡方法幫你,我們覺得你身邊真的有很多人愛護你。

我和你媽媽輪流44天在醫院照顧你時,已經不分日夜,有時也不知那天是星期幾。但一天見你一天活躍,我們心情也相對輕省。最後要做的檢查均完成,查不出你腦膿瘡成因,醫生說比查到好,因為可以當一次性感染而上腦。我們也唯有接受,但內心卻是感恩你可以平安渡過,祈禱腦膿瘡不會有第二次。縱然你頭右邊有一度疤痕,醫生說不會再生頭髮,心口有導管的傷口肉芽,你偶爾會指給我們看,好像你知道曾經發生過在你身上的事。

這件事的不幸,但卻感受到無數的祝福和關心,我也覺得你是一個蒙福的孩子,因為有很多愛錫你。希望你在成長的旅途上,不論遇到甚麼挫折和不開心,總記得有爸媽愛護你,甚至願意以自己生命換取你平安,有公公婆婆、舅父,爺爺、大伯、伯娘及姑媽一樣愛和關心你,有教會和很多朋友支持你。天上的父親一直保守你,雖然我不明白為何我們要經歷這一次的患難,但我知天父沒有離開過,祂和我們一同經過這段人生黑暗的日子,讓我們看見希望和曙光。

人生,最重要有信心、有愛和盼望。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 我必不致缺乏。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
他使我的靈魂甦醒, 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 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詩篇 23:1‭-‬6

愛你的父親

PhotoGrid_1553315496270PhotoGrid_1553442467766PhotoGrid_1554029276974PhotoGrid_1556723368362PhotoGrid_1557116029856

 

 

葉綠素誕生了

今天的葉綠素已有day9人仔了,今天襯有空檔記憶還有之時記錄一下9日前的生產日記。

話說醫院期39w6回醫院產檢,醫生說因為我有妊娠糖尿,倒不如就第二天40w就催生吧。聽到醫生這樣說,心中有一丁點緊張,但也像有點目標,始於有個日子知道小b會在何時來臨也可給我做足準備。

《 8/26,40w 》

當天一早8點老公便送我入院,辦理好一切手續後老公便先回家休息,而我亦在產前病房中等待醫生巡房時間。醫生觀察了我情況,建議我先塞催生藥看看反應才作下一步。其實塞藥都沒有太大反應,直到2個鐘後開始感到下腹冤住,我想大概就是陣痛吧。姑娘教了我玩生產球,就當是這天在病房中唯一的娛樂。由下午起,那陣痛感覺強了點,其實我更覺是腰痛多過腹痛,腰痛其實也不見得舒服。這天晚上病房只有我和另一位媽媽,非常安寧,尚算能睡覺。

《8/27 40w1d》

這天很特別,8號颱風珀卡懸掛中。早上醫生來巡房我原以為都是繼續塞藥,但醫生卻說宮頸成熟了可以落產房人手穿水今天催生,心情有點喜又有點緊張,即刻打電話告訴老公要來產房陪產了。醫生說由於打風產房不太繁忙,果然有另一位醫生很快便來到產房,10:25給我人手穿水。

穿水後一股暖流湧出,然後我便在產房中等待老公的到來。姑娘很好,常觀察我情況並為我吊催生藥又不斷調較,希望能加快產程減少我的痛楚時間。望著牆上的鐘,12:30食lunch一碗粥時,已經陣痛一刻我要放下匙羹抖抖才行。時間開始有點難熬,記得13:00後姑娘問我想要笑氣止痛嘛,我便開始手不離罩地勁吸笑氣了。

14:30痛得像屍變一般不似人形,在我身旁的老公只得愛莫能助。醫生來檢查說已經開到6度了,然後姑娘鼓勵說已走了大半路程,但我當刻心想「這麼辛苦才大半路程,還要煎熬多久才到彼岸呢⋯⋯」辛苦、煎熬並不足以形容當時的感覺,那時痛得想自殺,也極度後悔沒有選擇開刀生產,但一切已經太遲 T.T。萬幸,矇矓中聽到姑娘叫老公去換袍準備陪產時刻,我就知解脫不遠矣。

老公在我身邊不斷安慰鼓勵支持,沒有他在旁真的不能捱過這痛苦。助產士們很快便安頓好一切叫我嘗試生產,聽著指令試了幾次後,便聽到bb喊聲,很快地整個bb便給抽出來放在我的身上了,15:23成了。

很多人說生產一刻會好感動,但我又似乎沒有,只是覺得小b很重,喊聲很大!葉綠素出世8lbs1,大隻bb!現回想也不知自己怎樣生得出他來⋯

這個經歷真的很難忘,現在再次回想仍然覺得順產是恐怖的⋯ 說笑的說,最衰就是伊甸園裡那條引誘夏娃的蛇!

經此一日,深深覺得每位媽媽都很勇敢和偉大的!

Amazing journey

很久沒有再於這裡寫下文字,隨著時間過去,這裡都慢慢地被淡忘。沒有文字記錄,生活卻仍是繼續,有時候都懶得去記下它,只讓片段留在記憶中。

重新再記錄文字,因為真的很想記下這段生命中的寶貴時刻。這一年的amazing journey,每一刻都是第一次經歷,都是難忘。

Amazing Journey — 我懷孕了。

婚後一直拖拖拉拉這課題,直到去年暑假的一宗"疑似中彩驚魂",才叫我倆口子認真思索這題目。不敢說這是否上帝給我們的引旨,但當中確實看到上帝一步一步的帶領和暢通無阻的開路。我倆思索尋問中之時,沒有下任何方向或定論,就是一切也交給上帝去揭曉吧。也許上帝都覺得我們難得地認真尋問又年紀不輕(!!),極速地給我們封上後路 — 新生命降臨了。

我會永遠記得老公扮輕鬆等我驗後賽果,到我走出來說bingo一刻的呆若木雞表情!當刻大家的心情都有點驚訝又有點像發夢似的,因為實在無想過會這麼快便"成事"。。。隨之而來的,就是開始一輪的擔憂,他真的存在嗎?他健康嗎?我身體狀況OK嗎?下一步要做什麼呢?。。。。

當去了人生第一回的產科檢查,確定了是真的有孕後,便開始顫顫驚驚地踏上一條充滿未知數的陀B之路了。"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是千真萬確,就算當時肚裡的小B只不過是一粒微塵咁細,也叫我開始各種擔憂,原來陀B是有很多關卡要跨過的!

– 每次產檢他還有心跳?有否長大?
– 驗唐氏綜合、染色體,會否不幸中左?
– 會否作小產?
– 驗結構會否驗出問題?
。。。。。。
一個孕程有很多的可能性會發生,上網看看也知彼彼皆是,而醫生也會講最壞打算給我們聽要我們做定心理準備作決定。每一步,沒有經歷過,也只有每天禱告上帝不好給我有任何我承受不了的試探。而也因為經歷過,才更明白生命得來不易,只要健康成長,是男是女也不再重要了。

很感恩,一直以來的孕程都很順利,也沒有很多不適,是超乎所想所求的。隨了開初超級眼瞓外,去到中期妊娠糖尿擲界,再去到後期現在開始出現正常的不適症狀,我覺得已超額完成,已比很多孕婦舒服得多了。

由去年聖誕前夕得知新生命的出現,來到今天剛好是孕期第39週,時間突然過得很快,早前跟老公說起很不捨得他離開我肚子,這段時間2人連繫著的生命,很奇妙。由他第一下的胎動,到今天瘋狂地動;我走到那裡都有他陪著我;每一天都為他籌算出生後的準備等等,都叫我很難忘很感動。

葉綠素,是他的網名(哈哈!),這個名字是老公這些年來說笑說若有一天會有小B就給他起這個名字而得來的,估不到最後也用得著!

葉綠素,你會何時面世呢?

媽媽我每天為你禱告,希望你是一個滿有喜樂的小孩,滿有安全感和充滿著從上帝而來的愛包圍著的小B!

2017-08-22

葉綠素

很久沒有寫網誌,漸漸在生活裡遺忘左這個地方。早兩天無意看到太太在婚前寫的舊網誌,令我想返起這裡。這幾個月,我想自己和太太的焦點都放在她的新孕上。我自己無想過會做爸爸,去年她誤以為意外有孕,觸發大家再思想會否想要有一代的問題。經過半年祈禱及後到家計會檢查,很快不到一個月,去年年底便有了BB,乳名叫「葉綠素」,希望他健康快樂地成長。

誠然,我對香港這個環境的生活一向悲觀、從居住房屋、教育、醫療,眼見財團地產商和政府多年玩的遊戲,令無數的香港人終身都是為居住的問題背負上重沉的擔子,隨之而來是引伸出來的環境問題,生養下一代令許多夫婦都卻步。

就個人心態來說,我的改變,也許是這數年接觸多了小朋友,也與一兩位小朋友,如契仔契女,特別熟,重新認識他們的世界。琴老師是一位很有家庭教養質素的媽媽,有兩位小朋友,說有了孩子後,與孩子一起重新學習成長。

我童年父親對我來說,印象不算深,影響不算很大;而媽媽接近身兼父職,工作和照顧我們三兄姊弟,十分辛苦。我許許多多的性格都來自母親,如執著、認真、緊張、堅持,想掌控很多事情,也有少部份來自父親,如喜歡說笑,有時比較放輕鬆,也喜歡結交朋友。

有小組的弟兄說,上一代唔好的東西,到自己這一代辨識到時,應該要停止在這一代,不要再傳給下一代。我認同不過了!當我發現自己的缺點有部份來自父母,我不想將它們傳給「葉綠素」,我重新學習過如何做人,如何作父親,更希望將主耶穌介紹給「葉綠素」認識,成為他一生的主和牧者。

dig

「葉綠素」將於今年8月底出世,男孩子,我和太太每晚都為他祈禱,希望他有健康的身心靈,成長裡有安全感、有愛、謙虛、懂得保護自己和尊重別人,愛神愛人。

 

當下

  
原來已很久沒有在這裡寫寫字。重看,對上一回已是2014年12月初,亦是剛好跌傷手之前。

年多了。

這段日子不易過,做了2次手術,傷了手也傷了腳,無間斷的跌打/物理治療,痛的苦的也捱過。我常在想天父要我經歷這一切有何意思呢。

2016年起首,我跟身邊經歷了好些年苦頭的老公說,我有預感今年一定會亟極泰來的。話說未完,我們已再進入一場水深火熱之旅。

我知道,我們都真的累了。

我再想,天父要我們如此難捱到底是有何意思?到底要到幾時我們才能脫離頭上的烏雲?我想起聖經中的約伯。

是天父跟魔鬼在角力嗎?
我很需要呼一啖清新空氣。

心情不好時,寫個字拍個照能讓我灰灰的心得到片刻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