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籽信的信

3月16日晚,當我和你媽媽慶祝結婚六週年,和你一起吃了一頓豐富的晚餐,但誰也沒想到一個像火一般的試煉會臨到我們一家。

翌日黃昏你開始低燒,過了一天見你面部開始不尋常,一邊面像中風面癱,我們已急忙帶你見家庭醫生,但找不著原因,已來不及看兒科,你半夜高燒和嘔,我們送你入聯合醫院的急症,抱著你發抖的身軀,高燒的你,一直等了三小時,沒有醫生。。。

到了清晨,我們轉到浸會醫院,留院觀察,然而仍找不到你高燒和面癱的原因,我和你媽媽,公公婆婆一直擔心,過了兩天,輾轉為你安排了照大腦的磁力共振,醫生們驚發現你右腦內有三厘米大的膿瘡,兒科醫生還跟我們說,有可能係心臟問題,引致細菌上腦,要我們盡快選一間政府醫院做開腦手術。

那一刻,我和你媽媽情緒近乎崩潰,我還記得和兒科醫生傾談及安排你轉院時,你公公婆婆幫忙抱著你,你媽媽執拾行裝。有一刻,我坐在走廊,流著眼淚,電話和你爺爺說你情況,你爺爺安慰我說,不用擔心,不要亂,一定會無事。教會的弟兄姊妹亦紛紛在群組說為你祈禱,你為了接受抽血和磁力共振的檢查,已經差不多一整天沒有飲食和飲水,現要安排做手術,更不能飲食,見你柔弱無力的身軀,伏在公公婆婆的肩膀上,那一刻我不敢抱你,我內心十分難過,我怕會隨時失去你…

黃昏時份到了瑪麗醫院,再度幫你抽血,你已哭不成聲,你累得伏在媽媽的肩膀,你媽媽跟我說,想三人在手術前拍一張照,我回應好,因為我們心中有數,會否是我們最後一張合照?我不敢說出口。我還記得,你媽媽抱著你和麻醉科醫生傾談,我走到外面,跟你大伯和伯娘,及教會弟兄姊妹講你情況,我已忍不住哭出來。腦外科醫生剛出來,跟我說,不用擔心,會有信心完成這個開腦手術,抽走膿瘡,日後六週用抗生素去消滅膿瘡的菌。

手術時間到了,醫護人員推你出房,預備到手術室,你躺在床,大哭,我和你媽媽握著你手,走廊那時已經有數十位弟兄姊妹和傳道人,是我和你媽媽無想過,有些姊妹都流著淚。其實,我們都很怕會失去你…

在手術室麻醉時,你媽媽陪你入內,看著你麻醉,你媽媽出來話見你用最後一口氣,想撐起身逃跑,但麻醉藥一到,你已昏迷了。我們坐在手術室外祈禱,傾談。弟兄姊妹輪流來陪我們,有部份和我們一起等到你手術完成,我好希望你知道無數的人在背後為你祈禱和打氣,縱然你生命經歷這個苦難,但仍有無數人為你送上祝福。

3小時過去,凌晨一時多,手術完成後,醫生和我們說手術順利,我們聽到你喊聲,醫生說抽出來既膿會運到微生物科醫生那裡種菌。我們見你插著喉,推進嬰幼兒深切治療部,我和你媽媽心碎不已。之後探訪你,見你手術後的眼腫面腫,我差不多每次探完你,我離開後都不禁流淚,因為我一直不知可以做些甚麼?如果可以,我問過天父無數次,我可以替代你受這一切的苦和檢查及治療嗎?四天後,你由嬰幼兒深切治療部轉到兒科外科病房,我和你媽媽便開始輪流在醫院過夜,照顧你的旅程。

我記得留院首三週,你除了要用插在心口的導管打抗生素及每週抽血,還有不同專科替你檢查,我們的心情往往七上八落,一方面希望找到成因可以對症下藥,一方面怕發現你身體會有其他更長手尾的問題。我還記得有一晚,你突然又發燒,腦外科醫生建議你即晚再照腦掃描,我內心不禁一沉,感恩結果無異。

轉到隔離病房,再轉到普通兒科,見證你情況愈來愈穩定。在隔離病房,手術後你第一次可以再坐起來,也開始嘗試扶著站在病床,往後更開始落床走走,我們開始感覺你漸回復狀態。在兒科病房,儘管你心口仍插著導管,你已經可以四周走動,往後你頭部拆線,可以開始洗頭。你愈來愈和護士們混熟,大家都很喜歡你。因為長期貼膠布於你心口導管,你皮膚敏感得嚴重,醫生、姑娘都想盡方法幫你,我們覺得你身邊真的有很多人愛護你。

我和你媽媽輪流44天在醫院照顧你時,已經不分日夜,有時也不知那天是星期幾。但一天見你一天活躍,我們心情也相對輕省。最後要做的檢查均完成,查不出你腦膿瘡成因,醫生說比查到好,因為可以當一次性感染而上腦。我們也唯有接受,但內心卻是感恩你可以平安渡過,祈禱腦膿瘡不會有第二次。縱然你頭右邊有一度疤痕,醫生說不會再生頭髮,心口有導管的傷口肉芽,你偶爾會指給我們看,好像你知道曾經發生過在你身上的事。

這件事的不幸,但卻感受到無數的祝福和關心,我也覺得你是一個蒙福的孩子,因為有很多愛錫你。希望你在成長的旅途上,不論遇到甚麼挫折和不開心,總記得有爸媽愛護你,甚至願意以自己生命換取你平安,有公公婆婆、舅父,爺爺、大伯、伯娘及姑媽一樣愛和關心你,有教會和很多朋友支持你。天上的父親一直保守你,雖然我不明白為何我們要經歷這一次的患難,但我知天父沒有離開過,祂和我們一同經過這段人生黑暗的日子,讓我們看見希望和曙光。

人生,最重要有信心、有愛和盼望。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 我必不致缺乏。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
他使我的靈魂甦醒, 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 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詩篇 23:1‭-‬6

愛你的父親

PhotoGrid_1553315496270PhotoGrid_1553442467766PhotoGrid_1554029276974PhotoGrid_1556723368362PhotoGrid_1557116029856

 

 

一歲半的葉綠素

轉眼間一歲半多的葉綠素,每天走走叫叫,看著從前要抱著他沖涼,今天已經坐住甚至站著,還想取花灑替自己淋水,我也感到他已經不是嬰兒了,不知不覺進入了幼童的階段,許多說話都已經聽得明,並且有好好的回應。

這個孩子是天父的禮物,縱然我們因為他,走過不少流淚或磨擦的日子,但亦因為他,帶給三個家庭的歡樂,由於沒有工人,仍然有三天在公公婆婆家過夜,由他倆代為照顧,雖心是有不捨,但每次見佢都好開心,回家更快樂,我便知道他可以感受到兩邊家庭的愛護,可以在一份愛和安全感下成長,是極為重要。

現時已經不再是天生天養的年代,隨著社會的轉變,在一個急速發展及資訊爆炸的年代,對下一代的栽培比從前己經大大不同了。對父母來說,我希望他成長可以有快樂,身心要健康強壯,能夠有好的心理質素面對壓力,更相信這些能力都是來自信仰,來自天父。

大家都會將注意力放在小朋友身上,忽略了夫婦大家的關係。我記得有位教會姊妹說,為了兒女令夫婦關係破裂,十分不值,因為有一天小朋友會長大,也有自己的世界,能夠陪伴大家終老的都是配偶對方。

每當我和太太因為安排葉綠素的事而磨擦時,這句說話都提醒了我。更重要是,學習多去想聖經的說話,令自己內心平靜,減少衝動帶來更多關係上的傷害。

葉綠素不是偶然誕生,他是天父給我們重新學習成長的功課,教我們學習做父母,教導他,陪伴他,受護他。

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箴言22:6)

我信有神蹟

多年前一套電影,名為「衰鬼上帝」,個名翻譯得麻麻,但劇情卻有意義。內容講述男主角占基利扮演短時間的上帝,感受到做上帝的身份角色和難處,上帝回應世人祈禱等等的工作。有一幕,扮演上帝角色的摩根費曼占基利說出真正的神蹟,不是超自然的現象,而是寡婦獨力照顧湊大孩子,癮君子能戒毒重新做人,這些才叫「神蹟」。

也許我曾經都渴望過神蹟,抹去難過的經歷、痛症得醫治,無痛無慮地生活每天。然而一直我都未遇見過這種「神蹟」。

我知道不少人,家人、教會、朋友支持我們,關心我們,教會為我們祈禱。感覺我們夫婦二人婚後的三年,經歷旁人未必明白的困難。這些痛苦的經歷沒有奪去我們生命,但彷彿想奪走我們的希望。

我擔心雙腳痛足一世、太太手肘不能康復理想、大家工作失了人生方向、經濟壓力等等。

然而我漸漸明白到這些痛苦的經歷,背後的擔心和恐懼才是真正吞噬了我的信心和希望。這些憂慮和恐懼癱瘓了我,變得再感受不到上帝的愛、光和溫暖。

天父讓我經歷這一切,有祂的目的。我想這一刻仍然在漆黑中,去找自己的使命,一個目標,賦與我有力量走每天。每早我起床,求天父給我力量,就完成那一天,除去心中的畏懼,不用擔起明天的重擔。

照顧家庭,支持太太,是我現在的使命。軀除負面的思想,勿讓這些恐懼操控我。我繼續尋找其他的使命目標。

縱然痛楚和困難環境無消失,靠上帝能積極正面去走每天,這對我來說,這是屬於我的「神蹟」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篇23:4)

五個小孩的校長

每個人都背後都擁有他的故事,家庭是如何促成人成長的經歷。         movie

在大銀幕上欣賞這《五個小孩的校長》,自己感受比較深,也許是經歷年歲和身邊人際關係的變化,特別婚後,與配偶和雙方家人的相處,會發現到家庭對塑造一個人,其影響可以大到得難以想像!

這五位來自不同家庭的小女孩,都有共通點,就是家庭環境非常貧窮,已經可以是香港最基層的貧困家庭。戲中反映他們家庭窮得連自尊自重都沒有,教小孩子要戴口罩返放學,不想被傳媒認出她們是窮人,一世無出頭。

這位校長言教身教,教導她們要有夢想。她就是向殘酷的現實發出挑戰,不想這五個小女孩因為窮,連受教育,發夢的機會都被剝奪!她那份精神和勇氣令我十分尊重,她沒有信仰,卻憑個人的信念和使命感去幫助這五位小女孩,當中經歷並不簡單,面對的挫折一定很多。

但現實上,我們有多少人已經放棄了夢想,或從來沒有夢想。特別成年人,不少人都想提早退休。香港人厭倦工作,但卻要拼命賺錢,想早日達到退休,香港就是這樣一個畸型和扭曲的社會。

然而,社會上仍有勇於想改變對現實不滿的人,如這位校長,當然她生活有一定的空間,才能擔任這只有四千五元人工的校長一職,但她的熱誠和勇氣卻改變了這所幼稚園的命運,甚至改變了貧窮的小朋友未來的命運。

但願仍然可以有夢想,是為了自己或為了別人,可以祝福和幫助他人,是更具有意義的人生。

上帝與人間的苦難

初信之時,經常會探討對信仰和苦難之間的題目,有段時間甚至困擾我的思想,因為現實世界真的充滿苦難,究竟信仰又可以對受苦的人群來說,有何訊息和意義?還深刻記得楊牧谷牧師講過信仰不是用來解釋苦難,乃是承載苦難。

初信時代的思考,自己以一位局外人來思想這題目,因為沒有經多大的苦難,也沒有明白當中的深邃。但今天,情況不同,自成為痛症的長期病患者之後,整個生活都改變了,而價值觀和人生觀亦隨之而改變。甚至有一段時間不想祈禱,不想再用信仰去看自己的日子。痛症對我來說,是個漫長的黑夜,仍未見到盡頭。但這漫長的黑夜,卻感受到之前未有的關愛和支持,這是黑夜裡的安慰和支持,教我用不同的眼光去看人和世界。有同樣經歷長期病患的弟兄說,基督徒可以失去很多東西,但盼望卻不能失去。

最近閱讀溫偉耀博士的書,重燃起自己思想信仰和苦難的題目。今天的心態不同以前,是自己經歷緊苦難,也在當中尋求可以走的路。作者是神學家,但他不單從神哲學去分析苦難,更從自己的人生和經歷去寫這本書,正是它吸引我追讀下去。無法想像一位神學家,先後痛失妻女,妻子被癌症擄走,嚴重弱智的女兒亦被病魔擄去。數年前讀到他在安息禮拜寫給女兒的信,眼淚不禁流出來,內容真摰感人。其中溫博士寫到面對嚴重弱智和患病的女兒,多次問及自己有何人會生出來為了受苦?他自己想到是耶穌,他便默然…

sufferings今天誠意推薦這本書給對信仰和苦難題目有興趣或有心尋求的朋友閱讀。而我亦繼續為自己的痛症尋求出路,回想起一張張的臉孔,才令我不放棄。今年希望痛症可以再改善,心願將來可以作些有意義的、幫助祝福他人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