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

  
原來已很久沒有在這裡寫寫字。重看,對上一回已是2014年12月初,亦是剛好跌傷手之前。

年多了。

這段日子不易過,做了2次手術,傷了手也傷了腳,無間斷的跌打/物理治療,痛的苦的也捱過。我常在想天父要我經歷這一切有何意思呢。

2016年起首,我跟身邊經歷了好些年苦頭的老公說,我有預感今年一定會亟極泰來的。話說未完,我們已再進入一場水深火熱之旅。

我知道,我們都真的累了。

我再想,天父要我們如此難捱到底是有何意思?到底要到幾時我們才能脫離頭上的烏雲?我想起聖經中的約伯。

是天父跟魔鬼在角力嗎?
我很需要呼一啖清新空氣。

心情不好時,寫個字拍個照能讓我灰灰的心得到片刻喘息。

終於可以退去

早兩天的時間,終於作出期待以久的行動 – 辭職。

待在這間公司已夠七個月時間,是一個短日子。身邊很多人跟我說,以為我只做上3-4個月而已;但公司的同事,卻感覺我已做上一段長時間。

之前一直在掙扎於先辭職後搵工,還是穩陣點一路做住一路搵。不知是否上帝的憐憫(我心底倒很相信上帝是一直帶領著),只消半個月內便能找到一份新工作。最後,開心穩陣地辭工去。這個過程,順利得我要不斷的感恩再感恩。

這份讓我心力交瘁的工作,每天回來尤如四面埋伏,內憂外患。每天的工作時間,都談不上開心。好幾個晚上,站進家門便抱著老公在哭;好一段日子心悸得叫自己可怕,心緒很不寧。我發現,自己的身心靈都在煎熬著。

昨天看到一篇分享,觸動了自己。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做了甚麼呢?我來豈沒有緣故嗎?」(撒母耳記上十七29)

當大衛告訴兄長以利押,他要對抗非利士巨人歌利亞。以利押試著以壓制使大衛感到挫敗,他說「你下來做甚麼呢?在曠野的那幾隻羊,你交託了誰呢?」他其實是在說:「大衛,你永遠也成不了大事,你根本沒本事。」就在當下,大衛必須作出關鍵的決定,他要相信來自長兄的負面評估;還是要相信神放在他心中的想法?

不過事情不是這樣,大衛說「我做了甚麼呢?我來豈沒有緣故嗎?」意思是「以利押,我不在乎你對我的看法如何?我明白我是誰,我知道神放在我心中的是什麼,我要踏出去實現神對我的命定。」他這麼做了,他對戰巨人並用溪中石子解決他。充分發揮潛能的重要關鍵就是,你要讓自己處在「種子能發芽成長」的地方。

有些人擁有驚人的潛能,然而他們卻堅持與錯誤的群體混在一起,他們會成為你的阻礙。當然,你愛你的朋友,你可以為他們禱告,並試著鼓勵他們做出正面的改變,但有時你最好的方法卻是脫離負面的人,讓自己處在健康、正面、充滿信心的環境裡。不管種子裡的能量有多大。如果你不把它播種在沃土中,它就不能生根發芽。


親愛的,要處在最好的環境裏!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讀後,我想起我的工作。

“到底我是要相信這裡給我的負面評估,還是要相信神放在我心中的想法?"

“有時你最好的方法卻是脫離負面的人,讓自己處在健康、正面、充滿信心的環境裡。"

 

這裡,上上下下都瀰漫著一股負面的氛圍,上司不會給你肯定但給你比較、小人更給你利劍、真正做事的人卻是被加給十倍工作量,負能量不斷。每天,就是一種窒息的感覺。

終於,可以,退去了。

“你要讓自己處在「種子能發芽成長」的地方。 "

我會記住。

 

IMG_20140524_123104

走出黑暗 進入光明

2014-05-12-22-48-08_deco

 

 

今年打算立志,自己能多點看書。

近日剛看完這本洪漢義寫的<社團大佬的愛與罪>,有別於自己一向看的書,這本書實在很man的感覺。:P

洪漢義(Teddy哥)是最頂尖的黑社會大佬。書中,尤如他的生平,記錄著他少年時的成長並加入社團的經歷。曾經上過輔導堂,很深明白一個人的成長除了部份先天形成外,家庭背景就是佔上大部份的影响力。他的父親,可說是當年的大軍閥,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他的說話就是皇法。一路看著他寫著社團內部的運作和經歷,就像看了一齣電影,很戲劇化,但卻是真實經歷。

邪不能勝正,在他最高峰時他失手了,入獄了。他形容這個失手是無可能發生,百思不得其解。獄中牧師向他傳福音,而他又經歷了一個又一個的神蹟,叫他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出獄後,他再次重操故業,但怎樣也不成功。他求問神,到底要他作什麼。

最後,神讓他走回正行,脫離黑暗走入光明,他清楚看見神要使用他的身份和經歷去開展社團福音事工。最終,他完全降服於神的手下,讓神帶他往前走。

 

IMG_20140515_144257

 

讀到這句金句,就是活活的將神的話活現於今日的環境中。神來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從古到今都沒有改變。

很配服牧養這位社團大佬的牧師 – 莫樹堅牧師,毅然放下身段和名譽,進入社團人仕的群體,去開展這項艱鉅的福音事工。那份召命確實很堅定。

願神繼續去拯救這班社團人仕,得著每天生存的一份盼望。

 

花時間

2014-04-19-12-53-04_deco

生活枯燥的日子,總會燃起我尋找新衝激的衝勁。不知何由,近日是突然對花藝充滿興趣。對花的接觸,大概也是婚期那段時間才有丁點。

這陣子看過一本書<花時間,過好生活>,書名就是已經十分吸睛。

作者是一名多年的編輯,因著從小便對花有股熱誠,便想到將興趣放於工作,於是便定意無遂自藨去當花藝書的編輯,幸運地成功了。過了幾年與花並存的編輯生涯,工作是越來的忙碌,忙得與興趣也脫軌了。臨到樽頸位,她決定辭退工作再作打算,誰知老闆建議她放一個長假休息一頓再重新工作。於是,她走了一趟環島遊。遊歷過後,回到工作枱前,反之更看清楚眼前的一切已不再合適自己。因此,毅然將工作辭退。

在無工作狀態下的日子,她重拾對花藝的真實感覺,很想作一點花藝的興趣來。她不選擇開花店,因為她只喜歡當中某一部份;她選擇開單車花店,有點自由空間又可分享自己的花藝給陌生人。

 

在我工作失意之時看到頭幾頁,已經感到很有共鳴。喜歡台灣,因為仍有空間給予有夢想的人自己創作和發展。小本經營,還是能給生活來一個自給自足。

此刻,當然自己沒有這份如作者的勇氣,但自己買點花回家搞搞也是讓心靈舒暢點的出路。

看著色彩繽紛的花草,心情也來得滿足。

2014-05-02-11-57-15_deco

怨氣甚濃

這陣子,和老公去了台中一趟,輕鬆開心一下之餘,也是想放空腦袋好好想下前路。

台中真是一個好地方,沒有台北的繁華,卻有股讓人輕鬆自在的氣息。老實說,旅途之中根本就是不會再去想任何關於工作的事情,所以,前路嘛?其實最後沒有想過片刻。這個旅途的點滴,下回分解。

記得放假後回到工作枱的一整日,是渾身的不自在,是百分百的感到根本自己不合適這裡。放假前的時候,自己仍有點點留戀手所建立的工作;誰想到放假後,連那丁點的感情也蒸發了。翌日,上司一席扭曲常理的話,讓我更堅決要離開這裡的決定。哭,解決不了問題;但哭,卻是讓你知道我是多麽的委屈。

我常常在想,到底是自己的能力問題,還是什麼。環觀身邊每個同事,大家都披上一份濃濃的怨氣上身,邊做邊鬧確是等閒事,壓力和工作量大得心口壓住也不是我一個人的事。

到底只是一份工作,為何要身體與心靈受罪?  或許隔離飯香的道理,我硬是認為台灣人過著的就是真正的生活。除工作以外,是可以留有空間給自己發展興趣,享受生活。於是,創作在這片地也就興旺起來。

既然心已決定了,便得勇敢跨出這一步。有天早上心情灰暗,腦海卻立時播出一首詩歌。是天父的安慰。

總要相信,上帝關了一道門之餘也總會同時開啟另一道門,並得見光。

“上帝早已預備,我不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