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綠素

很久沒有寫網誌,漸漸在生活裡遺忘左這個地方。早兩天無意看到太太在婚前寫的舊網誌,令我想返起這裡。這幾個月,我想自己和太太的焦點都放在她的新孕上。我自己無想過會做爸爸,去年她誤以為意外有孕,觸發大家再思想會否想要有一代的問題。經過半年祈禱及後到家計會檢查,很快不到一個月,去年年底便有了BB,乳名叫「葉綠素」,希望他健康快樂地成長。

誠然,我對香港這個環境的生活一向悲觀、從居住房屋、教育、醫療,眼見財團地產商和政府多年玩的遊戲,令無數的香港人終身都是為居住的問題背負上重沉的擔子,隨之而來是引伸出來的環境問題,生養下一代令許多夫婦都卻步。

就個人心態來說,我的改變,也許是這數年接觸多了小朋友,也與一兩位小朋友,如契仔契女,特別熟,重新認識他們的世界。琴老師是一位很有家庭教養質素的媽媽,有兩位小朋友,說有了孩子後,與孩子一起重新學習成長。

我童年父親對我來說,印象不算深,影響不算很大;而媽媽接近身兼父職,工作和照顧我們三兄姊弟,十分辛苦。我許許多多的性格都來自母親,如執著、認真、緊張、堅持,想掌控很多事情,也有少部份來自父親,如喜歡說笑,有時比較放輕鬆,也喜歡結交朋友。

有小組的弟兄說,上一代唔好的東西,到自己這一代辨識到時,應該要停止在這一代,不要再傳給下一代。我認同不過了!當我發現自己的缺點有部份來自父母,我不想將它們傳給「葉綠素」,我重新學習過如何做人,如何作父親,更希望將主耶穌介紹給「葉綠素」認識,成為他一生的主和牧者。

dig

「葉綠素」將於今年8月底出世,男孩子,我和太太每晚都為他祈禱,希望他有健康的身心靈,成長裡有安全感、有愛、謙虛、懂得保護自己和尊重別人,愛神愛人。

 

全家幅

我印象上沒有拍攝過一張全家幅。我出生後,父母關係已經不和。

後來他們聚少離多,無想到這一張家庭照是我人生第一張,不是和自己家人拍攝,而是與外家一起拍攝的。

太太教會團契想藉此留給家人一個美麗的回憶,也可以探訪家人。

我每週會與自己母親及家姐食飯,但特別是阿媽,感覺愈來愈遠,她本身說話不多,但自我婚後,每次探訪她,更覺她比前更沉默…

而阿哥阿嫂更加少見面,對上一次一齊食飯,都好像是半年前,然而他們食飯時也比從前少說話,我知道他們教書的工作一年比一年重,已經令他們疲憊不堪。大家會因為阿媽的緣故而圍聚一起食飯,好像已經數年來都沒有出現過。

縱使我和阿媽仍會每週相約食飯,但真正能夠一家人圍聚食飯和傾計的日子不知何故已經像不復在…

這輯在教會所拍攝的家庭照,一方面令我感恩,一方面亦令我感觸。感恩是我多了外父、外母和舅仔,他們待我如親人一般,亦令我感受到家人的溫暖。感觸是我自己和家人的關係卻比從前遠。

媽與家姐、哥嫂和我及太太,三個家庭所住都屬同一區,但距離卻較疏離。

從前未察覺家庭關係那份重要,當自己組織家庭,才學習如何維擊一個家庭關係,發現它影響人十分深遠。特別有下一代時,家庭可以是對下一代帶來祝福,也可以帶來咒詛。我希望的便是將上一代的負面和咒詛停止,將美善既存留帶到下一代。

imgp6214

我信有神蹟

多年前一套電影,名為「衰鬼上帝」,個名翻譯得麻麻,但劇情卻有意義。內容講述男主角占基利扮演短時間的上帝,感受到做上帝的身份角色和難處,上帝回應世人祈禱等等的工作。有一幕,扮演上帝角色的摩根費曼占基利說出真正的神蹟,不是超自然的現象,而是寡婦獨力照顧湊大孩子,癮君子能戒毒重新做人,這些才叫「神蹟」。

也許我曾經都渴望過神蹟,抹去難過的經歷、痛症得醫治,無痛無慮地生活每天。然而一直我都未遇見過這種「神蹟」。

我知道不少人,家人、教會、朋友支持我們,關心我們,教會為我們祈禱。感覺我們夫婦二人婚後的三年,經歷旁人未必明白的困難。這些痛苦的經歷沒有奪去我們生命,但彷彿想奪走我們的希望。

我擔心雙腳痛足一世、太太手肘不能康復理想、大家工作失了人生方向、經濟壓力等等。

然而我漸漸明白到這些痛苦的經歷,背後的擔心和恐懼才是真正吞噬了我的信心和希望。這些憂慮和恐懼癱瘓了我,變得再感受不到上帝的愛、光和溫暖。

天父讓我經歷這一切,有祂的目的。我想這一刻仍然在漆黑中,去找自己的使命,一個目標,賦與我有力量走每天。每早我起床,求天父給我力量,就完成那一天,除去心中的畏懼,不用擔起明天的重擔。

照顧家庭,支持太太,是我現在的使命。軀除負面的思想,勿讓這些恐懼操控我。我繼續尋找其他的使命目標。

縱然痛楚和困難環境無消失,靠上帝能積極正面去走每天,這對我來說,這是屬於我的「神蹟」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篇23:4)

當下

  
原來已很久沒有在這裡寫寫字。重看,對上一回已是2014年12月初,亦是剛好跌傷手之前。

年多了。

這段日子不易過,做了2次手術,傷了手也傷了腳,無間斷的跌打/物理治療,痛的苦的也捱過。我常在想天父要我經歷這一切有何意思呢。

2016年起首,我跟身邊經歷了好些年苦頭的老公說,我有預感今年一定會亟極泰來的。話說未完,我們已再進入一場水深火熱之旅。

我知道,我們都真的累了。

我再想,天父要我們如此難捱到底是有何意思?到底要到幾時我們才能脫離頭上的烏雲?我想起聖經中的約伯。

是天父跟魔鬼在角力嗎?
我很需要呼一啖清新空氣。

心情不好時,寫個字拍個照能讓我灰灰的心得到片刻喘息。

累了,停下來

我感到一份迷網和痛苦,原因是反覆不定的腳痛,燃燒著自己的意志和體力,坐行站,痛楚都與我說話,告訴我它的不適,同時我的心理也一份不安。
從前的腳底跟膜炎已經四年,去年終於痊癒。數月後,一個沒有絕對病因的腳眼和腳底四散的疼痛,然後又是諮詢數位醫生,照磁力共振,這種痛差不多又持續了一年了…
去年8月我想過輕生,面對幾年來醫痛症的經歷、工作無方向、經濟的憂慮、太太意外的傷患而一段日子不能有正職工作,這些對我來說的打擊,令我覺得身心都好累。幾年來我為了醫痛症而生活,對工作對生活沒有了方向。
主日的講道訊息告訴我遭遇這些事情,神必有祂的心意,告訴我可以用自身痛苦的經歷去幫助他人。
不過,這一刻,我仍然帶著迷網和痛楚走每一天。
假若這一生,我雙腳都不能痊癒,我應該如何活未來的日子?我如何面對除了睡眠之外,痛楚向我發出的訊息。
弟兄姊妹或朋友告訴我,去發掘興趣,去轉移視線,去尋找可以建立的事業,去幫助他人。
每次我聽到,我都只維持一陣子,然後又回到沒有動力的生活裡,能夠應付了一天的生活,我已經覺得好唔易。
最近在新工作上,見到自己好多不足和弱項,延長試用期,十分不勝任,內心更感無奈,又是令自己感覺到一份無力感。
醫生開了兩隻精神科藥物給我,我有輕度的抑鬱症,在我經常悲觀的思想不斷在腦海內交戰,有時我選擇抽離,逃避而不想面對。
其實這些疲倦日子,還有多久?
我想積極面對,我想到從前的毅力和努力去面對生活,但今天我感到累了,沒有了努力的動力,沒有了目標。本來要為家庭奮鬥,為所愛的太太而努力,然而為何自己卻沒有了這份動力?
想哭,有時都覺太累。

詩篇13篇
耶和華阿、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麼.你掩面不顧我要到幾時呢.
我心裡籌算、終日愁苦、要到幾時呢.我的仇敵升高壓制我、要到幾時呢。
耶和華我的 神阿、求你看顧我、應允我、使我眼目光明、免得我沉睡至死.
免得我的仇敵說、我勝了他.免得我的敵人在我搖動的時候喜樂。
但我倚靠你的慈愛.我的心因你的救恩快樂。
我要向耶和華歌唱、因他用厚恩待我。